吃晚饭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出“头文字D”几个字,吃过饭就点开网页看了,第二次看《头文字D》。上一次应该是在小学吧,那时候看到阿木说夏树去酒店,三万一晚,拓海大打出手的时候我还一头雾水。。

很多男孩儿喜欢AE86这款车。

没有专业知识,没看过动漫版,不懂赛车,只谈个人感情,还是觉得电影挺好看的。《头文字D》里,该有的都有了,赛车小激情,夏树小甜蜜,老爹小搞笑,阿木小义气,一百多分钟一眨眼就过去了看的很爽,包括冠希哥侵略性的帅,(时隔这么多年还是觉得这么多人里他最帅),和陈光荣的配乐放在现在也一点儿都不过时,很应景。

永利游戏,这些日子开车很多,累了撑着头靠在车窗上。突然想起这个姿势像极了记忆中豆腐店里的那个傻小子,不由嘿嘿傻笑起来。

唯几的不同:1.第一次看的国语版,第二次看的粤语,粤语版的更舒服,国语版里夏树的配音更温柔,“人,最重要是找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只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世界,人生才有意义。”这台词我记得很深,倒不是因为台词本身怎样,而是国语版配音小姐姐说出来的感觉真的很甜美。2.从小就爱看热血漫,第二次看电影里几次突然的中二自白竟有蜜汁尴尬。3.夏树妹子依旧活泼可人,不过解决了小时候的疑惑之后对她怎么也提不起好感了。3.结尾老爹听到拓海决定加入凉介车队时靠着门欣慰的笑了,小时候没注意这个细节,老爹在烟雾里的笑容刻画的很真实,有人说这是一部关于传承的电影,其实无论怎样说都无所谓,十八年前文太没有走完的路终于可以继续了。4.泪点,第一次——亲眼证实阿木的话,拓海痛心地转身跑远,看着他的背影,落泪;第二次——同样的情节,不是因为画面,而是《一路向北》响起,杰伦唱第一个字,眼泪就止不住了,车子里杰伦抹着泪还是一张青涩的面孔,一晃已经过去这么多年。

2006年看的《头文字D》,现在10多年过去了,青春不再。那年夏天很热,热得马路上都飘着气丝。现在想起这部电影,还是给我淡淡的夏日味道。那个懵懂的少年,一个对谁都有所戒备的,心理阴暗,自私自利,根本不会与人打交道的我,也变得圆滑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张四麻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车行处,一阵风卷起片片落叶。路边沉默的地行菩萨,车里的豆浆涌成了一圈漩涡,却没有一滴倾洒……

电影就这样,在一阵带感的旋律中,用几个莫名的镜头开了头……

这是一部属于夏日的电影。凉爽夏日里,活跃在秋名山上活力无限个性张扬的好看男生。明媚夏日里,海边蓝紫色的短裤,甜美女孩的草帽和草莓滋味的初吻。

可是,你真的这么幸运,年轻时是这样神采飞扬地度过吗?

对于我来说,在这出电影里,我看到了已经遗忘的年少时光。像凌晨四点展开的旅程,风有些清冷,眼睛还睁不开,心里却觉得畅美,灵魂在慢慢醒来,试图找到自己。可现在经常熬夜到凌晨四点,我还是没找到自己,所以无比怀念。

关于家人

黄秋生大叔饰演的拓海的父亲文太。黄秋生光芒太盛,父子之间到了一定年龄常常会产生隔膜。他打拓海,拓海背上一直有淤青,严重到去海滩上还要用毛巾挡住伤口。但是毕竟相依为命十几年,总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片中唯一出现的一次他对拓海的亲昵动作,摸摸拓海的头。他看似对一切无所谓,却瞒着拓海偷看比赛,还赶在拓海之前回家假装他没有去过。

文太随身带着一条方巾,那其实是在他开车时绑在手上防止打滑用的。但他随时都带着它,这有力地证明文太虽然离开赛车界,但他的习惯还是保留下来,他依旧是秋名山车神。他教会了儿子怎么开车,慢慢磨砺儿子的车技,两人开车的姿势甚至都一样——一手扶方向盘,一手撑着额头。

片尾文太听到拓海要加入车队,他躲在门后,点了一支烟,露出了由衷的微笑。那个笑容里,我们看到了父爱。老爸因为女人而将自己的赛车前途断送,儿子却是因为让女人伤了心走上职业赛车之路。他高兴儿子没有让他失望,没有因为女人而意志消沉,他相信儿子的实力,一定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余文乐的耳钉,陈小春的发型,冠希点烟时痞痞的眼神,这些和杰伦的生涩遥相辉映,越看越顺眼。拓海身边那个自带中二属性的发小阿木,两人从七岁玩到现在。两人因为夏树的问题打了一架,阿木气愤地对拓海说:“我七岁和你认识,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打我。”可夜晚阿木首先给拓海打电话承认错误,虽然他并没有错。阿木不仅挨了拳头,连男人的所谓的脸皮也可以不要。但他因为顾及朋友,还是低下了头,总觉得这样的朋友离现实很远,所以我很奢望有这样的一个朋友。

凉介是拓海的对手,也是朋友。他的口头禅就是“没关系,想好了再打给我”。给人的感觉就是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可以等。等你改变,等你选择。他这个人像他的车FC一样,飘逸典雅。他教会了拓海改装赛车,在拓海的车到极限时,伸出援手打算帮拓海度过难关,却忘了他们也是对手。

在你的青春里有这么一群交心的朋友,他们构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当爱情的美好被瓦解,现实被击溃,这些给你启发的朋友让你重新接受现实,因为他们一直在。

我们大概曾都是对于心爱的女孩,表面上淡然处之,内心却热情洋溢的少年。当拓海吃温泉馒头噎住的时候,夏树抱着他的场景十分的温馨。以及在沙滩上,夏树穿着专门为拓海买的布料超少的泳装,在一首《tanning
in your
sunray》旋律中,两人互相嬉闹着。相比赛车的惊险刺激,此刻的那种温馨爱情让人觉得特别舒服。

漫画里拓海和她重新在一起,但是最后因缘际会还是会分开。这些像是生活本身,自以为单纯地相信某事,最终会有一个人来击溃你的幻想。拓海和夏树接吻的那一刻,就像我们第一次鼓起勇气和喜欢的女孩子碰唇,你不需要在意她的长相、姓名、经历,你只需记得,那是你生命中美好的时刻就够了。

她变相地把自己出卖肉体看成是一份工作,第一次在接受那个男人给她的钱时,脸上露出的是灿烂美好的微笑,让人完完全全相信她的开心发自内心。这也许和日本的文化有关,可一切在爱情来临时发生了改变。到最后她哭着说不想看到他想起他们之间的事。

爱情果然还是伟大,她让一个女孩内心的想法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只有你的渴望压过了恐惧你才敢行动,你过了很久鼓足了勇气,才敢去表白。只不过这一切都太迟了。他俩就是两条相交线,交点后渐行渐远。

剧本虽然不同,但和生活中的我们何尝不是极其相似呢?

最后,我们来随便聊聊

相信每一个男生心里都有一个赛车梦,我们的一腔热血永远不会改变。以后我们还会看很多遍《头文字D》,无论是动漫还是电影,这是一种情怀。小时候看了《头文字D》,一腔热血全都投入在四驱车上。现在还是没能力给自己买一辆车,只能通过写字怀念青春,文笔粗糙没有灵性,我果然很废柴。

因此我一直想写一个少年的故事。

他一定会有一辆车,孤身一人打败千军万马,冲到爱的人身边对她说至死方休。然后副驾载着心爱的女孩。我会把女孩写成最完美的样子,他们一起流浪生活直到组建家庭,有了自己想要的人生。

恩,这只是我的幻想罢了。我不能写这样的一个故事,也不会写。时间在走,人在变,现实不存在永远。生活不仅有现实的苟且,生活本来就苟且。弄不好最后我们天天以泪洗面,相互煎熬。

所以,我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梦想却是在头顶之上,你只需要奋斗与仰望。对于那些唾弃它的人,只需要以软弱无能回敬足以,坚强勇敢的人会通过测试最终来到梦想的彼岸。

也许哪一天,秋名山上夜晚的盘山公路上,标识有豆腐店的AE86如风一样飙驰。

“86老了,我们换车吧。”

“不,我还是喜欢开自己的车。”

“如果你没翻过车,就证明你还不够快”

所有的少年,都有自己梦中的那辆AE8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