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已经相对取得一定成就的奇瑞、吉利以及比亚迪和长城等主流自主品牌在内,经营业绩这几年都有攀升,但品牌形象提升的速度却显然要慢的多。导致这一局面的因素很多,媒体和舆论几年讨论下来,现今还有观点将其归咎于消费者的民族气节差,则是将消费者置于不义之地,有失公允。

包括已经相对取得一定成就的奇瑞、吉利以及比亚迪和长城等主流自主品牌在内,经营业绩这几年都有攀升,但品牌形象提升的速度却显然要慢的多。导致这一局面的因素很多,媒体和舆论几年讨论下来,现今还有观点将其归咎于消费者的民族气节差,则是将消费者置于不义之地,有失公允。

谈到民族气节,邻国日本和韩国无疑非常具有可比性。两个国家的民众都以民族气节高而被世人所知,两国的汽车工业也均是从上世纪六七时年代开始零起步,如今都已诞生了具备全球影响力的跨国巨头,无论是丰田、本田、日产还是现代和起亚,都是从敲敲打打开始,成长路径也多有波折。但之所以他们能在三十余年的时间内便在全球汽车工业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除了企业自身的孜孜努力和不断进取的创业和创新精神外,政府行政力量在企业成长和市场培育期所作出的积极干预才是他们成功的关键,如若不是,日本“大和民族”的强力凝聚力和自豪感也无力推动日本本土汽车品牌形象的提升。

谈到民族气节,邻国日本和韩国无疑非常具有可比性。两个国家的民众都以民族气节高而被世人所知,两国的汽车工业也均是从上世纪六七时年代开始零起步,如今都已诞生了具备全球影响力的跨国巨头,无论是丰田、本田、日产还是现代和起亚,都是从敲敲打打开始,成长路径也多有波折。但之所以他们能在三十余年的时间内便在全球汽车工业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除了企业自身的孜孜努力和不断进取的创业和创新精神外,政府行政力量在企业成长和市场培育期所作出的积极干预才是他们成功的关键,如若不是,日本“大和民族”的强力凝聚力和自豪感也无力推动日本本土汽车品牌形象的提升。

翻开历史卷宗便可看到,日本市场也曾被外资品牌充斥,尤其是在上世纪40年代末和50年代中期这段时间,欧美汽车品牌在日本市场大行其道,相比本土生产的汽车,日本消费者更倾向于来自欧美产的进口小型廉价车。彼时的日本消费者并没有因为民族气节而自掏腰包解救本国的汽车工业于危难,而是日本政府通过行政力量的强制介入,如将进口车关税提至惩罚性地步,并严格禁止外国资本渗透日本汽车工业才让日本汽车工业不至于走向破产毁灭的地步。

翻开历史卷宗便可看到,日本市场也曾被外资品牌充斥,尤其是在上世纪40年代末和50年代中期这段时间,欧美汽车品牌在日本市场大行其道,相比本土生产的汽车,日本消费者更倾向于来自欧美产的进口小型廉价车。彼时的日本消费者并没有因为民族气节而自掏腰包解救本国的汽车工业于危难,而是日本政府通过行政力量的强制介入,如将进口车关税提至惩罚性地步,并严格禁止外国资本渗透日本汽车工业才让日本汽车工业不至于走向破产毁灭的地步。

永利游戏,后来,日本政府通过一系列的鼓励政策,促使日本本土厂商生产出能满足民众需求,物美价廉的微型车(让消费者得到实际意义上的好处),再加上后来日本公路交通高速时代的到来以及石油危机的频发,才成就了丰田、本田等一批日系制造商的崛起。

后来,日本政府通过一系列的鼓励政策,促使日本本土厂商生产出能满足民众需求,物美价廉的微型车(让消费者得到实际意义上的好处),再加上后来日本公路交通高速时代的到来以及石油危机的频发,才成就了丰田、本田等一批日系制造商的崛起。

韩国市场同样如此。在汽车产业发展之初,韩国政府实行了严格的遏制汽车进口的措施。1962年制定了“汽车产业保护法”,在此后的26年里,韩国禁止从国外进口汽车。直到汽车工业的逐步发展后的1986年,在外国压力下才开始有条件地开放汽车市场。不难想象,如果在汽车工业发展初期,韩国政府不通过如此霸道的“锁国”政策,其本土汽车品牌要么在外资品牌的冲击下夭折,要么苟延残喘,今日现代的汽车王国恐难实现,品牌形象亦无需再多希冀。

韩国市场同样如此。在汽车产业发展之初,韩国政府实行了严格的遏制汽车进口的措施。1962年制定了“汽车产业保护法”,在此后的26年里,韩国禁止从国外进口汽车。直到汽车工业的逐步发展后的1986年,在外国压力下才开始有条件地开放汽车市场。不难想象,如果在汽车工业发展初期,韩国政府不通过如此霸道的“锁国”政策,其本土汽车品牌要么在外资品牌的冲击下夭折,要么苟延残喘,今日现代的汽车王国恐难实现,品牌形象亦无需再多希冀。

此外,日韩两国政府将本土汽车品牌完全纳入公车采购体系,领导干部亲自带头乘坐本土品牌所带来的示范效应功不可没。这就是上行下效。

此外,日韩两国政府将本土汽车品牌完全纳入公车采购体系,领导干部亲自带头乘坐本土品牌所带来的示范效应功不可没。这就是上行下效。

反观国内,上世纪7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政府萌生发展乘用车工业的初衷只是为了赚外汇,对发展本土汽车品牌没有系统科学规划,错过培育自主汽车市场最初几年的黄金时期,直至今日也没有对自主汽车工业形成实际有效的规划。同时,政府公车市场则被外资品牌大肆充斥,自主品牌因缺少国家层面的战略引导和扶持蹒跚发展着。在领导座驾还没有换成自主品牌之前,却要求消费者发扬民族气节自掏腰包支持自主品牌,无疑是责任的转移和推脱。

反观国内,上世纪70年代改革开放之后,政府萌生发展乘用车工业的初衷只是为了赚外汇,对发展本土汽车品牌没有系统科学规划,错过培育自主汽车市场最初几年的黄金时期,直至今日也没有对自主汽车工业形成实际有效的规划。同时,政府公车市场则被外资品牌大肆充斥,自主品牌因缺少国家层面的战略引导和扶持蹒跚发展着。在领导座驾还没有换成自主品牌之前,却要求消费者发扬民族气节自掏腰包支持自主品牌,无疑是责任的转移和推脱。

我一直呼吁政府加大扶持自主品牌的力度,但也坚决不希望将这种责任转嫁到消费者头上。市场经济下的消费者需要被发现、被引导和被鼓励,而不是以民族气节之名进行责难。

我一直呼吁政府加大扶持自主品牌的力度,但也坚决不希望将这种责任转嫁到消费者头上。市场经济下的消费者需要被发现、被引导和被鼓励,而不是以民族气节之名进行责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