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电影也可以=时间+地点+起因+发展+高潮+结局…
 
那么,
时间和地点:80年代的东德。
故事的背景我不想刻画太多,这个电影沉闷的气氛可以让我体会到上一个时代的些许苦处;
起因+发展+高潮+结局:窃听事件。
主人公的职业是一名专业的窃听人员,或者说是安全人员。当职业的要求与人性的善恶发生冲突时,他应如何选择,到底是选择过别人的生活还是自己的生活?或者说,他和他们过的是同一个生活么?
如果是,那么影片最后向主人公致敬的那本书可以算得上是迎接黎明的曙光;而如果不是呢,人们的生活中为什么需要“窃听”这份工作的出现?
 
这段时间除了言必谈奥运之外,更在谈X照门,难道这两件事情没有一点点联系么?
其实,真正的窃听者并不是电影中的主人公,而是这种窃听制度;就像次事件中真正的偷窥者,并不是修电脑的人,而是others,或者说是人们心中那种控制不住的欲望吧。

永利游戏 1

                                       

一只蝴蝶在巴西扇动翅膀,有可能会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

                                                                       
                    —–蝴蝶效应

     
在人生漫长的旅途上,我们经历了许多,错过了许多。也许人的一生就是被当年一点点细枝末节改变,从此走上不同岔口。如果能再次选择,在十字路口上选择另外一个方向,会不会更好?如果可以重来,我又会选择停留在生命的哪个位置?

     
有部电影,不但给出这种假设,而且还试着给出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答案。这部电影与那个著名的理论同名,就是《蝴蝶效应》。

     
主角埃文被鉴定为暂时性失忆,因此他接受心理学家建议,把琐碎生活记在日记本里。他的童年是不堪回首,只是本人将不美好的部分遗忘了。长大后看似平常的大学生活从他重新打开日记本开始改变,走上了失控的轨道。当失去童年的初恋,他发现自己可以通过日记,回到过去,去弥补种种遗憾。他一次次的跨越时空,想改变自己和身边人的命运,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事与愿违的是,他的每次努力都顾此失彼,换来的是更糟糕的结果。就如蝴蝶效应,事物发展的结果对初始条件具有极为敏感的依赖性,初始条件的极小偏差,将会引起结果的极大差异。他改变了开始,却始终没预料到结局,最终他作出了最极端的选择,将生命结束在开始之前。身边所有人都获得了幸福,没有虐待,没有死亡,一切尽乎完美,只是,没有了他。

     
有意思的是,导演拍了多个结局来暗示世事无常,是自尽于母亲腹中,还是与好友自小不相往来,他可以选择,作为观众的我们也可以。

     
“我们每个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会幻想自己能够改变过去,想使目前的状态更好些,或者希望过另一种生活、成为另一个人,这部电影反映的就是这种想法,以及假如我们真这样做的后果”这就是导演拍摄的初衷。

       
这部电影告诉我们的是,就算真的有一个回到过去的机会,一切也许并不如同我们所想像的那样美好。

     
 电影除了故事情节的吸引,从叙事模式、想象力以及结局的多样性都为影片的观感加分不少。

     非线形结构颠覆传统叙事模式

     
在传统的叙事美学中,线性叙事是建构文本的基本模式。不论是最为基本的“起因→发展→高潮→结局”叙事模式,或是倒叙“结局→起因”,还是插叙“高潮→起因→结局”等,都是基于“事件已经发生”这一完成时态的基础上,不可逆转。

     
物理学中拓扑理论、平行宇宙等理论的出现,将人们从过去固定的思维框架中解放出来,让我们有了想象的空间。非线性叙事方式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的“事件”概念,将线性的“时间”概念延展成了由无数时间线条构成的平面。正如一个面对岔路口的人,选择一条道路的同时,处于另一空间的“他”可能选择了另一道路——世界在无数平行延展的时间线索中无限分裂。虽然这些理论仍然存在着争议,但对传统世界观造成了冲击。

     
这部电影正是借着混沌理论“蝴蝶效应”之名,将天马行空但仿佛有理可依的时间旅行呈现出来,以主人公在时空中的穿梭往来为依据,将结构分成了若干个细碎的段落。导演采取跳跃式叙事视角,在过去和现在之间不断轮回,结果往往因为起因或过程不同而发生截然不同的改变。主角欲征服命运,观众被导演的叙事手法征服。

     
观众可以说在看一部电影,也可以是N部。就像《大话西游》里紫霞说的:“我猜到了开始,可是我猜不到这个结局。”观众往往对电影的结局不满意,电影就给观众多一个选择,与电影人物一同“走另一条道路试试”。观众在观看整部以埃文为视角的影片时会出现多个剧情空白,跟随着影片在悬念中的层层推进,一次次回到过去,重温“同一事件”的发生和改变,甚至为主角设计如何去作选择。观众不再只是旁观者,而在自我意识中成为影片人物命运的构建者,从而获得巨大的满足感。

     日常生活符号简化时空观念的复杂性

     
 迄今为止,时空旅行仍然存在于理论中,这些理论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史蒂芬•霍金曾经提到:过去的时间与现在的时间由“虫洞”相连,虫洞就是一个时空细管,它能把几乎平坦的相隔遥远的区域连接起来。

   
 现实中,人们往往在复杂的理论面前却步,但在影片中,未被证实的推论早已直接走上前台作为影片预设的前提和故事展开的基础。现代物理学时空观念本身的复杂性被淡化,通过几个镜头的切换就可以营造一条时间通道。

     
《蝴蝶效应》中,埃文穿梭时空的工具只是生活中普通的日记,它就是过去与现在的载体。较时间机器等更为贴近生活的背景设定使整场时空旅行更具人性的色彩。埃文将时空转换的日记本视作一把钥匙,一把拯救自己和他人灵魂的钥匙。时空旅行就是如此简单,理论被当作共识的概念隐退到了后台,直接成为了影片具有科学依据的外衣。观众不会因深奥的理论产生距离感,反而觉得这只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

    结局回归生命的本质和命运的不可逆

     
在埃文的身上有我们每个人的影子。我们有意无意间,会幻想自己能够过另一种生活、成为另一个人。对于不能面对的现实,我们希望能够有时空转换机,能让自己回到从前,让一切从头开始。

     
可惜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即使拥有特殊能力的主角也只能用最后无奈的牺牲和怅然若失的结局告诉我们,生活即使改变,太多的偶然,也会牵引整个命运之途,走向不可思议的方向。

永利游戏,   
 正如很多影片提到时间旅行的规则,旅行者不能操控历史,否则现实将会崩溃。自己回忆中的点点碎片构成了现在完整的我。我若改变,那么我将从何而来,又将从何而去?可知,人生是一款不能回头的游戏,Game
over就意味着结束,无论悲剧还是喜剧。

     
曾经想到其实回到过去不是那么困难,而且人人都可以做到。假如你在40岁得到一次机会,可以回到20年前,重新活20年。而现在你已经从20年后回来,目的是为了改变40岁糟糕的生活状态,只是你40岁的意识没有带回来,所以你未能察觉。而你现在可以做的是刻苦学习,努力工作,那么40岁的你就可以拥有不一样的人生。

     
 所以,人生不可重来,我们能把握的,只有现在,在既定过去的条件下,改变未来。活在当下,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