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以为古美门最后要在黛这个阴沟里翻船呢,结果万幸啊~
还有这最后一集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单纯的搞笑
~不过看到沙织小姐的照片的时候我也有一瞬被治愈了的感觉~
唉……我果然还是对圣母系的女主很感冒啊……最后一集她的那一长串话古美门批的完全没错,她果然就是应该用古美门夫妇所提到的各种方法去让自己清醒一下!!
虽然泽地不是那么漂亮,但是女王的气势很足,特别是撂倒兰丸的那一次,真的是超强大!!好多次我都想跪在她面前说泽地姐姐,用你的鞋跟用力的踩我吧!!
圭子姐姐也很有爱的感觉啊
~女王大人最高了~~
古美门爸爸也好帅~
服部叔超强大的说,完全就是真人版的384同学嘛
~
唉……总感觉堺雅人叔叔在这部剧里面好毁形象的说……不过说不定这还是他本色出演呢……
~这部剧里面有好多帅大叔啊~感觉好幸福的说~
看着古美门大段大段台词念出来,第一反应就是岛田的御手洗系列拍成电视剧的话一定要找堺叔啊
~虽然岛田说日本完全找不到能传达出厕所君神韵的演员来,但是在我心目中,堺叔就是最完美的人选啊!!!

这篇影评想讨论两个问题:

胡扯完了,来点正经的吧~~
其实吧,我觉得法庭上的唇枪舌战其实和打仗是一样的,只有胜利的一方才是最正义的,成王败寇,老祖宗的成语里面就阐释了这样的道理。
女主角的想法天真单纯的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但是没有力量的正义只是在喊口号罢了(引自星轨哦聆空说的~),所以古美门的各种手段虽然让女主感到不齿,但是他却是在确确实实的维护他自己的正义。虽然最后那个让他执着于胜利的理由实在是让人觉得有点无厘头……
而且古美门说的很对,凭什么我们有权利审问与我们一样的人类呢?只有通过不断举证和援引法律来辩护,这样才是真正的公平,人情什么的只会使这份公平失去保障。虽然由于举证不足而使人被冤枉,这也只能说苦主及其律师的能力不足罢了……
其实这些也只是一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胡言乱语罢了,如果是我被无缘无故的冤枉了,我也会觉得难过的,但是如果法律之外处处讲人情的话,这份人情就会被滥用,这样法律也就不能保障最基本的公平了。
天朝一直都是一个讲人情的社会,但这份人情被人滥用之后才会出现现在这种处处要拉关系走后门的局面,也让“关系”这个变成一个让老外们搞不清的复杂概念。
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吧……

  1. 理想和现实、善与恶
  2. 民意到底是不是正义

老实说,我觉得S2整季Case的水平完全被S1完爆,看S1的时候我还煞有兴趣的试图分析每个案子的辩护手法(虽然后来发现了@蓝眼败猫
君的这篇影评深感自己被血虐
请戳永利游戏,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398293/
),看S2时就完全没有这个兴趣了,基本在看前几集的时候就是看个热闹,拜倒在雅人叔的石榴裤下,顺便感叹下S2完全不如S1。截止到本剧EP9,感觉基本都是雅人叔的胜利即是正义对抗羽生君的Love&
Peace,然后结衣妹子在两个人中间摇来摆去,不过EP10
羽生的黑化和雅人叔的爆发让我一下明白编剧的用心良苦。

看到了很多影评说LH
S2多么不好不好,也看到了很多人毫不犹豫打五星说雅人叔万岁为了结衣妹子也打五星这种,我不是一个死黑也不是一个死忠粉丝(条),我只是觉得这部片子蕴含的价值观细思恐极发人深省于是打了五星。

首先这部剧绝对不是一部单纯的律政剧,否则不会有这么多模棱两可的Case,每集的结局都应该是“真相只有一个”。

三个主角代表三种完全不同的价值观,which价值观的冲突才是S2的重点:
古美门:胜利即是正义,人性本恶,我要游艇飞机高速旋转攻三点
羽生:双赢,人性本善,我要让大家都得到幸福
黛:真相只有一个,S1中黛表现出和古美门的极端对立,但是在S2中黛的立场其实是模棱两可的。

S1里面,贯穿全剧的一条线是黛和古美门的对立。黛认为真相最为重要,律师作为法律工作者应该敬畏真相,追求真相;古美门认为真相并不重要,我们也根本难以找到真相,真相是什么也根本无所谓,赢就可以了;另一条线是三木和古美门的斗争(虽然就是为了一只仓鼠><)

到了S2,贯穿全剧的则变成了羽生和古美门的纠缠以及安藤的案子。个人觉得其实羽生的这种“双赢”想法实在是太上帝视角了,最简单的反驳就是且不说你的想法能不能实现你到底能拯救多少人这种前提性问题,单纯就是拷问你你怎么知道你给大家设定的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这一点就足够了。代表性例子就是S1
EP4中那个采光权案件(不得不再说一句,个人认为S1
EP4是两季LH中最好的一集),你不知道你的一个行为将影响哪一个群体,从哪一方面看来似乎都是符合道德又碾压弱者。羽生的价值观是绝对的理想主义,这种理想主义并不是不能实现,但是问题是你毕竟还是一个愚蠢的人类,不能代表神。

何况,在羽生逐渐发现自己无法实现这种理想主义的时候,他选择黑化,采用和雅人叔本质相同的手段,但是却占据了道德制高点的位置,为自己的聪慧而陶醉,制造了无数细小的输家,留下自己作为一个绝对的赢家而沾沾自喜,已经不能用“愚蠢”二字来形容了,而是“幼稚”。大家都是草民,我是唯一的王,我带给了世人幸福,所以即使我用一些卑劣的手段也无所谓,只要能骗得了你们就好。我想这和检方的价值观大概也是不一样的。

然后我们说一下黛君,黛的价值观其实是大多数人类的价值观,觉得真相最为重要,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事物最本质的模样,这也是普世思想。但是这种价值观虽然比起羽生的已经是进步了一大块现实了一大块,仍然是很难实现的。因为真正的真相与正义很难挖掘,不过我必须承认不排除有挖掘出来的可能性。
S2中黛与古美门的冲突因为羽生的出现而弱化,但是根据S2结尾服部的暗示,S3(如果有)应该会回归这二人的斗争,十分期待。

关于羽生双赢的逻辑为什么是打倒古美门,他难道不应该打倒所有的律师,或者是在某些案件中其实他才是执着于胜诉而不是追求双赢的那一位这样类似的问题,我觉得其实没有必要再去讨论,我想这些并不是编剧想要突出的重点。

==================不华丽的分割线=====================

说一下S2高能的刑事辩护案,看完EP9真是醍醐灌顶。

我是一名法律学生,但是是一名极其不合格的法律学生,法学功底弱就不说了,对于最基础的公平、正义,或是公检法律师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基础也一直心存模糊。举个栗子,我虽然牢记律师职业所有的维护次级正义,委托人利益最大化等耳熟能详的原则,但是一直不理解一个问题,为毛要为死刑犯辩护?别跟我说保证程序正义这样的话,这种话说服不了我。比如我们这个剧中的嫌犯,十有八九就是她杀的,就算这个不是她杀的,上一个也是她杀的。

对,就是这个菜鸟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在剧中为安藤女士辩护之中被很好的解决了。

世界上存在绝对正义,如同任何事情都有着客观的真相。但是问题是我们是否能找寻到那个客观真相,我们如何能够保证自己的判断就代表着绝对正义。

古美门是一名绝对的法律技术工作者,他认为法律不过是工具,是判断争议结果的手段。安藤是不是凶手不重要,如果现有的证据证明了她是凶手,那么她就是;如果没证明,那么她就不是,没那么多道德观束缚,没那么多有的没的。换句话说,无论真相如何,事实如何,只要律师截断了证据链,形成不了完整的证明过程,那么嫌犯就是无罪的。这才是真正的“罪刑法定原则”,也是真正的无罪推定,这也是现代的司法制度所决定的。从主观出发就能判断的正义,是神的正义。而我们只是人,我们人的正义是从客观出发的,是次级正义,律师只要维护好次级正义就好了。

套用S1里面雅人叔的一句时常萦绕在我耳边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不是神,没法知道真相。”律师不应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以为自己可以带来公正,或是给人民带来幸福。公正和正义是法官的工作,若是要幸福就别打官司(羽生这个
哔——)。

至于上一个是不是安藤杀的,这和这个案子有毛线关系啊,爷代理的是这个案子啊,以前的旧账下次委托的时候再算(这和羽生的上帝视角有着根本性对立)。

从辩护手段角度说一说的话,EP1里面,雅人叔采用的辩护手段就是非法证据排除,毒药瓶上的指纹是检方伪证、毒药瓶可能是经由其他途径放入被害人家中的(这个略扯淡)。光凭当然,我认为这些还不能对抗检方的卖药方人证以及各种间接证据(称从后门看见了嫌犯),正期待当事人讯问时雅人叔再高能一把时……当事人认罪了(什么玩意儿啊)。

到最高法院的上诉审的时候,毒药瓶证据就被彻底的排除掉了,间接证据中的证人证言也被质疑了,可以说证据链被破坏了,已经不能证明安藤有罪了。其实这个时候在我看来官司已经没有什么打下去的必要了——打官司本来就是打证据,证据都没了还打个毛线球啊,人家没罪啊。后来发现是我Naive了,一直沉浸在大学课堂的理想状况之下,压根没考虑过江湖之险恶——人民根本不服啊!民意要烧死妖女啊不管怎么着妖女就是得死啊!然后叔就高能了,你以为民意是正义么?你们这些恶魔!

法律是否是为了维护正义而存在的?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但是问题是,谁来定义正义,不是宏观上的,而是具体到每一个个案,每一节事实。谁有这个资格来确定什么是正义?民意?

叔在EP9
32min左右和醍醐检察官的舌战中已经把这个问题讲得十分清楚了。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凭空坚信自己是善人,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对自己所认为的肮脏的人嬉笑怒骂。愚昧的民意不是正义。

民主之于人权,这个话题经久不衰。如果说安藤被判死了,那么这就是民主的胜利,人心所向。如果说安藤没有被判死,那么这就是人权的胜利,是程序法战胜实体法最好的教材。民主和人权并不是时时冲突的,正如民意并不是在所有情况下都与正义相反。

实体法保护民主,程序法保护人权。中国的惯例一直是重实体轻程序,这可以说是因为法治不完善带来的后果,随着社会的进步也一定会有所改观,比如发达国家程序法的地位就要相对高很多了。我在法院实习期间,也切实感受到了这一点。当然原因我认为不能直接全部归咎于法院,程序正义在某种意义上并不是因为法院不愿意才实行不了的,民众的责任要更大一些。

至于醍醐检察官所言,弥补法律不足的确实是人心,是民意,但是顺应民意不代表就应该不讲理。这点我觉得美国的人民陪审员制度真心已经做得很好了。

不过,根据@刘康康 提出的、
which我非常赞同的观点“法律相对于道德的优势是工具理性意义上的优势,而丝毫在形而上地位上并不高于道德。”当道德约束这种手段更加有效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放弃法律转投道德解决问题的怀抱。从这个层面上来看,完全不能把人民叫做暴民,尤其是律师更加没有这种资格。从古美门这名技术工作者的角度出发的话,他是不可能认不清这点的,也更加不会以卫道士的身份自居,所以他所说的这些长篇大论,也不过是为了追求胜利的伎俩而已,是最大限度的利用现有资源、达到目的的手段而已。(打完这段话,后背冒凉气中)

=================还是不华丽的分割线===================
 
补充几点:
1.
我并不是百分之百支持古美门的做法,他的确过于追求胜诉了。一些“诱供”、“捏造”等问题都有存在,我也不认为律师采取这些手段是正常的。
2.
我不认为古美门的绝对技术主义观点百分之百盛行后就会带来天下大同,理想主义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不可或缺的。黛和古美门的冲突在任何时候都难以被消灭,也不会出现绝对的胜负。不能说黛以后真的赢了古美门一场就说明从此古美门学派就没落了,这就犹如辩论,要是辩题的答案已经确定,那还辩论个什么劲儿,直接开一门公开课讲心得就好了嘛。
3.
这部剧其实除了主线剧情以外,还有很多值得回味细思恐极的小点。对于人性的揣摩我不敢说到不到位,也不敢说自己的理解,或许就是那句话,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4.
没有绝对的善与恶,现实与梦想。古美门也有人类的善良与同情,羽生也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恶毒。

  1. 看透了太多,反而会看不透。
    抄袭之前自己曾记录下来的一位豆友的观点(对不起我不记得你的名字了):但我真正敬佩的,往往是那些充分了解了人性里的软弱、自私、短视、贪婪,却还愿意搅合在这纷争里,做出判断、有所作为的人。

以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