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是在这部剧刚出来两集的情况下写的,现在整部剧都出来完了,反过头来重新看这篇文章,我只能说,我真是太有预见性了,居然全部被说中……

【Episode 2:もっと やろう!裁判に
遊びも趣味もない、ケンかを売ったからには!和解なんて許さない、勝つか負けるか
最後まで徹底的に戦うぞ。在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来撒野,无论输赢,我都陪你玩到底】

本来很多人告诉我说这剧后面一定会有反转,羽生一定不会如此简单云云。我也在想,除了民事诉讼里的和解以及刑事案件里的控辩交易,羽生还能咋实践自己的双赢呢?或者说双赢只是羽生的伪装,他有更高的手段或者更邪恶的动机?

   让古美门来教教你们什么叫游戏规则

嗯,结果看了8集,果然全部都是民事诉讼,果然羽生都用庭外和解的手段来实现双赢……看得我蛋都疼了……

   从小就被誉为神通,通过才能赚钱盈利获得万贯家财,可是却成为“丧尽天良、背信弃义、恶贯满盈”的人。这种描述怎么看都有点古美门,然而

好吧,到最后一个案子了,刑事案件羽生准备怎么办呢?嗯,控辩交易……你主动认罪,我作为检控方减轻刑期……这就是他计划这么久的办法……然后人家被告当庭一翻供他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没有林萧在《小时代》里的上帝视角,看挥金如土的最后一秒绚烂都归于火海的那一刹那死寂的宁静,只能通过场外记者和不断闪回的红色气球来证明自己的脑回路还正常。
   律师不是神,无法找出真相,只能交给法律审判,律师作为人格主题,有私心,有欲望,有他们自己迈不过参不透的得失心。古美门在最后一集这样对黛说:“我们不过是愚蠢,感情用事,不断犯错的再渺小不过的生物而已,同是这样的凡人,能够判决别人吗?不,不能。因此,代替我们,法律来做判决,不管多么可以,不管多么可憎,不带任何感情,只根据法律和证据来判决,这才是我们人类经过悠久历史而得到的法治国家这一无比珍贵的财产。”
    
     Episode
1:やられてなくてもやり返す。身に覚えのないやつにもやり返す。誰彼構わず、八つ当たりだ!

说实在的,这真是我看过的最蛋疼的庭审交锋戏……不对,应该说根本不存在交锋,完全就是看古美门的脱口秀节目了。

(一)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上帝不喜欢研究他的人,喜欢真心爱他的人。
      同样适用于古美门。
      李狗嗨2承载了太多本不该属于他的更多的社会群体意义,但它真的只是一个内心住着永远拒绝成长彼得潘的现实功利主义者生活爆笑日常和工作爆笑日常。
      半沢直树直接正义凛然地直指,这就是正义。古美门研介则是一直在反问正义到底是什么。古美门一直在冷眼旁观世态炎凉,但尽管从不开口却一直无法避免陷入迷惘。古美门更接近我们这些普通人,看透太多,反而更加看不透。所以我更爱古美门。

说起来古美门的脱口秀,我至今想不通跟案子有什么关系。就说第九集那段民意的大段话,跟案子有什么关系?检察官是拿民意当证据还是拿民意作为量刑依据啊?一直在庭上说的不是毒药来源问题么?也不管那个贩卖毒药的商人的证词,也不管在被告家搜出来的毒药,滔滔不绝说什么民意的虚伪性,以及凭着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新证人的几句证词,然后就重审了?

(二)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夏秋季空档把第一部和SP重新翻开复习一遍,着实将片子的叙事结构明白了个彻底。第一步,案情推演沙盘,第二步,古美门毒舌吐槽晨间剧女主角,第三步,接案子,接触当事人,第四步、插入主题曲奥特曼对战打怪兽,第五步,出师不利,第六步,忍者发功,第七步,法庭逆袭,第八步,案情小反转或发人深思或古美门爆笑耍贱。
      还想继续享受这种惯性思维带来的轻松愉悦的我,结果昨天蹲直播大跌眼镜,被广告插播剧情就不说了,第一季暖黄的色调变成了日本电影惯用的蓝色和红色结合的尿性,我本来以为只是开头而已,结果全篇都这样,这到底跟我们有多大仇啊,要让我们用看压抑文艺清新风来对待这种搞笑片?
      关于剪辑,我就举例一个镜头,贵和隔着隔离板对古美门色诱砍价,古美门的贱表情为什么要给背影?我都看不到他怎么跪舔玻璃板!
      不是所有的日剧都适合蹲直播,制作局的良心问题,故事情节的紧凑问题,演员Tempo的频率问题,当然还有语言问题。

想想第一季里,每一个官司,真正起决定作用的都不是古美门的大道理,而是真的找到了关键性的证据或者推翻了关键性的证据,然后在此基础上古美门用语言再煽风点火一番。我都不说别的,起码第一季的编剧就更花心思,哪怕也有巧合,但也合情合理。而第二季呢,那个忍者简直成了神一样的存在,轻易进入任何场所完成古美门的所有任务,然后最后让黛轻描淡写来一句“你又上了古美门的当了”就算解释过去了……包括找到那位黑帮老大,居然是让老管家用飞刀直接射中选出来的……还敢再敷衍一点么?我深深怀疑这一季编剧家里出了什么事所以他根本没把心思花在故事上……

      剧本在第二季必须要重新构建世界观。这是古沢良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以及他本人都深信不疑的观点。如果再继续第一季的古美门VS三木,嘴刁的观众一定不能满意,古沢自己也会觉得这是对自己剧本创造力的讽刺。“信念的互相碰撞和冲击”成为了剧本的一大亮点。第一季第一集作为客串卡司出场的检察官在第二季被放大到一个群体作为常规卡司,秉承“清扫世间一切害人虫”的信念,古美门中意的“徒弟”(虽然我不了解中意在哪里)秉承“改变世界,让人人幸福快乐”的信念,代替三木律师所贯穿全剧。但是能否将人物形象和性格塑造的如上一季三木先生那般鲜亮明快、让人印象深刻就要考验古沢良太了。七巧板的双头模式的跌宕起伏更加有戏剧冲突,而且事实证明也是很多编剧易于使用的模式,《无间道》、《双头犬》、《魔王》等等。

这一季的古美门,已经不像个律师,而更像个愤世嫉俗的公知了。没见他怎么搜集证据推敲逻辑完成证据链,就看见他在法庭上各种喷,编剧更多把古美门当成自己理念的传播机器,而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角色人物。我在第一季喜欢过的那个律师,在这一季根本就没有看到。

     相比较第一季的单元剧模式,显然第二季古沢有了更大的野心,他利用古美门在安藤的杀人案上的二审败诉,让古美门在未来的十集里劝说安藤上诉作为暗线,来串联起独立的案件,带动整个剧的悬疑性和趣味性,更加符合日本人的观剧习惯。

所以我这篇文章,原本谈到古美门与羽生的矛盾在逻辑上建立不起来,倒成了一个小问题(虽然这个小问题,编剧最后依然没有解决:到底羽生要实现自己双赢的理想跟战胜古美门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关系?)。更大的问题变成了,这还是不是一部法庭剧?古美门还是不是一个律师?如果编剧想当公知,可以去另行创造一个剧嘛,何必搞出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续集呢?

居然给拉到9.4分真的是太高了,可见雅人叔真的是现在当之无愧的人气王。

就出来的两集而言这剧真的就三星水准,比起1来下滑严重。1里面雅人和结衣的矛盾具有普遍性,也很能引起共鸣。结衣理解的法律就应该公平公正追求真相可以说是大多数人对法律的理解,也是一种合理的憧憬。而雅人代表的是一个技术主义者对法律作出的实用主义解释,法律是工具,操纵工具背后的人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永远不要寄希望于一个工具可以改变什么。这也同样能获得大多数人的理解并认同。

可以说,1设置的核心矛盾和结衣一直以打败雅人为目标的暗线,是相当吸引人,也发人深省的。

但2里将生扮演的羽生律师就让人理解不能了。所谓律师就是要消除纷争让每个人都幸福,对于民事诉讼而言还有可能,因为民事诉讼双方当事人可以协调协商,但刑事诉讼怎么办?

刑事诉讼里美国倒是也有控辩交易制度,不了解又不愿意看书的朋友可以找一部好莱坞电影《守法公民》看看。讲的就是辩护律师和检察官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于是双方协商,由被告认罪,而检察官以较轻的罪名和较轻的刑期来起诉被告。

不过这种控辩交易制度可绝对不会实现双赢的理想世界,在控辩交易中真正双赢的是律师和检察官,因为双方不用承担败诉的风险(检察官败诉率高会影响升迁的,律师就更不用说了)。

但无论对于被告人还是受害者,控辩交易都是让人反感的制度。如果被告真的无罪,等于是律师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了被告(律师会不停劝告被告认罪,而对法律一无所知的被告基本上只能相信律师)。如果被告真的有罪,那就是检察官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被害人,因为轻微的刑罚根本不足以惩罚被告人的罪过。

所以羽生的所谓改变世界的理想,根本在逻辑上就不成立,除非他只接民事官司。

但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为啥羽生认为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必须先打败雅人呢?

谁能给我解释解释?

如果说雅人总是追求胜诉,所以要实现羽生共赢理想就必须拔除雅人。但话说回来,除了羽生这样的奇葩外,所有律师都是为了胜诉才会打官司吧?雅人只是极端点而已。如果羽生真要实现自己的理想,不是干掉雅人一个就行,应该是干掉全行业所有律师,才能实现自己无争无讼的大同世界。

所以,羽生跟雅人之间的矛盾,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不管每集最后羽生如何一副苦大仇深拿着照片,都点燃不起我的共鸣,因为我真的无法理解他的逻辑啊!!!!!

排除这个主线设定不谈,这部剧的法庭辩论戏也不如第一部精彩。虽然看雅人叔巧舌如簧是这个剧最大的卖点,但1里雅人的法庭辩论环节是真的有料的。而到了2,就我现在看到的两个案子而言,感觉雅人都是依靠诡辩来取胜了。

当然这剧本来也不是走写实主义的法庭戏。但过于诡辩真的看得我兴趣了了,这样在法庭上胡言乱语真的能保持不败么?

     但在人物性格上,我并不太认可羽生这种角色的信念设定,黛对于律师工作和对正义的理解其实是具有普世价值的,律师是需要帮助法官作出正确的判断,虽然所谓“正确”到底该怎么度量,黛一直在迷惘,但她这个方向能够引起很多普通人的共鸣,这就是为什么尽管安藤被媒体妖魔化成世纪恶女,民众都认为要处之而后快,黛依然认为死刑量刑过重的原因。先不论羽生“要改变世界”的信念是如何实施,但就法庭辩论环节的怀柔策略让我就对他这种信念能否成功表示怀疑。从来就没有过中二期的古美门为何对羽生情有独钟呢?建议大家凡是羽生的戏份2倍快进,语速稍微可以和整个剧match上(换不了人了没办法的办法)。

出于对1的喜爱,真的很希望2的编剧能在庭审辩论上再花点心思,毕竟,如果只是看法庭上搞笑表演的话,不如看《审判长,肚子饿了》来得直接呢。

PS:很多吧友批评我这篇影评没看完整部剧就打分,是错误的。但我觉得,即使后面的剧情不错,我这篇影评的批评也是合适的,因为我针对的是本剧的“人设”进行批评,而不仅仅是剧情。
  
  如果我是针对剧情批评,您当然可以说我没看完就发表观点云云,但基于对人设的批评,就我所看的集数而言完全够了,因为将生的动机就是不符合逻辑。
  
  从这一点而言第二季就是比第一季远远不如。黛与古美门之间的矛盾是两种理念之间的斗争,而三木与古美门也有过去的羁绊,三木一手培养了古美门,又因为古美门将自己自私自利的理念发挥到极致而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虽然只是只宠物鼠)。两条线索贯穿整部剧,观众对此也很容易理解且产生共鸣。
  
  而将生呢?他的理念首先就站不住脚。好吧,就算后来编剧设计让将生黑化,就是以打倒古美门为唯一的目的,那这个人物也没有什么出彩的。一个想打倒古美门的野心家,比起秉持相反理念的黛,以及比起与古美门有着过去羁绊的三木,野心家的设定不觉得太弱了么?
  

    

  所以从人设上而言,将生的存在就是拉低了这剧的水准,而且还是贯穿始终的一个人物!我想这篇影评之所以获得大家的认可,不也是基于这一点么?

PS:刚好后面跟吧友聊起legal
high的SP版,我觉得SP版是这剧的一个高峰了,真心推荐大家去看哦(居然只有8.9分)。SP的冲突引入了法官,形成了律师、检察官和法官的大乱斗。广末凉子饰演的美女法官其实相当专业(不愧是多年的演员),内心有自己的原则和判断,对法律的认识相当深刻,可以说是一个与古美门旗鼓相当的角色。
  
永利游戏,  而且日本跟中国在法系上本来就一样,都是大陆法系的国家。大陆法系跟英美法系不同,庭审以法官纠问为主导,可以说,在大陆法系国家里,法官才是法庭上唯一的主角,这与美国的英美法系不同。而日韩很多优秀的法庭电影,比如韩国的《断箭》、《熔炉》,日本的《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都以律师与法官之间的直接对抗作为影片的主要矛盾,更有写实性,剧情上的冲突也更尖锐。
  

 (三)法律的High点很沉重
      
     到底死刑该不该废止?日本比中国讨论的还要激烈。《柯南》里面至今杀人犯那么多,从1990年到现在,整个日本执行死刑的总人数也就100出头。日本只对犯有多重命案的罪犯执行死刑,而且死刑判决后还有漫长的上诉过程,一审、二审和终审,就算所有的上诉机会都用完,也要法务相亲自签署执行令,谁愿意背上侩子手的名声?所以拒签执行令,导致日本的死刑很少。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执行死刑就再也回不了头,万一以后还有什么证据能翻案,也晚了。日本在2009年将陪审团制度融入了自有的大陆法系,这一制度必然会运用在安藤这个案子里,所以安藤不认罪,再加上古美门的口吐莲花,无罪不是不可能。

  其实古美门夸张的法庭辩论风格与一个坚持法庭严肃性、一本正经的法官之间,那种冲突和羁绊还是很有看点的,我也是看了SP后很期待在第二部里出现一个与古美门旗鼓相当,像广末凉子那样的主审法官,与古美门展开对抗。可惜编剧似乎没有这个意思,唉。

刚看了第三集,我觉得第三集挺好的,哈哈哈如果这样发展我也愿意改分数啊,导演编剧加油啊O(∩_∩)O~

不过第三集反映出来的问题还是在将生这个角色上。关键点就是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就像我说的,将生“让控辩双方都幸福”的前提只能发生在民事诉讼里,很难想象刑事案件中受害人和被告如何“都幸福”?所以第二第三集都变成了民事诉讼案。

其实离婚诉讼案挺好判决的,双方感情破裂且无可挽回,一般都会裁定离婚。这个案子真正离谱的地方是胖子因为妻子整容索要800万赔偿金,这才是整个案子最难论证的地方吧?

本来还很期待古美门怎么把这个不合理要求辩得合理,结果整个庭审下来完全闭口不谈,谈的都是丈夫因为妻子整容而要求离婚为什么是合理的。

其实我想说离婚官司无需理由合理,不爱了就是不爱了,没那么多理由。不是说南京有对夫妻还因为争论黑格尔哲学而离婚了么?

将生想打败古美门,其实抓住精神损失费这一点进行攻击,很可能就能赢哦。

所以将生你的目的到底是要打败古美门还是要所有人都幸福啊?

我还是觉得第一季的主线特别清晰,三木律师和黛的目标都是打败古美门,三木和古美门之间是有历史羁绊,而黛背后的价值观与古美门也形成直接冲突,三人的关系很有戏。

但将生的理想跟古美门真是八竿子打不着,装怀孕这种低劣手段还真不像律师能干得出来的,我真的不知道导演想让将生做什么,本来就因为欺骗在一起的两个人靠着第二次欺骗复合了,真的是双方都幸福的事么?

第三集的古美门显得很无良,如果不是最后对女方的那句话显得洗白了一下,这一集完全就是个无良律师的形象。所谓无良律师,就是那种为了赚诉讼费,挖空心思挑唆当事人之间矛盾,让原有矛盾扩大化,逼得本来可以简单解决的问题最后在法庭上兵戎相见。

一般来说美国律师这种事干的比较多。可能你被车蹭一下,自己觉得没什么要紧的,一群律师会追到医院去劝说你告对方,而且告诉你告了的话一定赢,能拿到很多钱云云。真告你就傻了,又花时间又花钱,最后赔的钱一大部分落入律师口袋。等于你花时间让他挣钱。

所以美国老百姓最讨厌的职业之一是律师。但出了问题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律师。

不过律师撑死了只是挑唆矛盾,而不会制造矛盾。你之所以会被挑唆,因为你和对方心里本来就有间隙,只是你以前忍气吞声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律师的教唆会让你壮起胆子来。

所以我很喜欢这集古美门教训将生的话,大致意思是,将生质问古美门你这样增加他们的裂痕有什么意义?古美门说,一味逃避又有什么意义?就算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互相原谅,现实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我能做的就是让他们正面冲撞,让他们为自己的人生做个了结。

这段话说得可算太精彩了,简直能让所有讼棍痛哭流涕瞬间觉得找到自己人生的价值了!可不是么?咱们律师不会无中生有地制造矛盾,我们只是让你们有勇气正视自己以前一直忍气吞声、不断回避的矛盾。即使没有律师的挑唆,心里怀着这样的芥蒂一起继续生活的两人,真的就能幸福么?

至于胖子最后后悔了,我想说活该。这时候才会觉得自己当初信错律师了吧,哈哈哈哈O(∩_∩)O~

    因为这一个案子,立刻牵连出来了三种理念,古美门,要按照当事人的意愿,完成当事人的委托,打无罪;黛,认为死刑过重,打减刑;醍醐实用一切证据把所有上诉的口堵住,死刑。做律师,尤其是做刑事律师,对当事人和真相的挣扎会伴随终身。“寻求真相是警察的问题,我们只要完成当事人的委托就够了”但是当律师越深入到整个案件的时候,真相呼之欲出之时,类似于黛的痛苦和烦恼也伴随而来。
   实在无法想象如果古美门给被舆论纷纷影响的聂案李案的被告辩护,我们还能觉得这么嬉笑怒骂么?实在无法想象如果黛掌握了这两个案子里至关重要的当事人的不利证据,我们还会纠结于她所纠结的,理解她的抉择么?

   每个人都不是神,都会陷入不一样的立场所构筑的囹圄。啼笑皆非的Legal
High其实不忍深究,细思恐极。

(四)李狗嗨的羁绊
  “古美门的世界不允许有失败”这种信念可以说是一直坚挺着古美门驰骋法律界的法门。到底古美门是不是Ruffian
of
Litigation大家用自己的感观来判断,但古美门的这种执念却让人深有感触。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古美门吧。我们被严厉的父母训斥的时候,也曾暗下铆劲这样许过愿吧,我们被别人家的小孩刺激的时候,也曾经发过狠话吧,我肯定要比过你丫的。很早就脱离了父亲的古美门如果不是靠着这个信念怎么能一路从不入流的大学一次性通过霓虹司法考试,在高手如云的三木事务所成为Ace,要走过多少硝烟战场,要走过多少湍急河流上的独木桥。怎样的磨练捶打造就了今年的古美门谁也不知道,我们只要继续被他刷新三观就好了。
   古美门和三木的今生今世,犹如当头喝棒让我们清醒,原来你们之间的感情这么深!古美门被三木逐出事务所,也抱着我一定要混的比你更好的信念吧,我打官司从来不败,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把我赶出来一定会后悔一辈子;古美门的人生必修课——失败,不仅让古美门内心波涛汹涌,更让三木义愤填膺,你是我一手教出来的,你的所有胜利的战斗背后都是我多年的栽培,你就算要输也是应该败在我的手里。就算当年两个人因为“取证是否需要人道精神”以及“事务所的经营理念”而分道扬镳,但是挥散不去的师徒之情依然将两人紧紧缠绕在了一起。
  黛和古美门的师徒之情也渐入佳境,曾经黛因为欠债而寄古美门篱下,一边怀疑自己的选择一边又追随着他的决定,一边在质疑他庭辨取证的手法一边又找不到更加合适的出路,她不是已经在社会的染缸里看透了人性的古美门,作为新入职场的菜鸟,有着每个人都会抱有的热血,这种清新的空气的存在,其实也蕴含着古泽的深意,人都是多种多样的,互相对立互相影响互相融合互相理解,在法庭上是这样,在人生的道路上同样也是。
  古美门失踪时,服部叔、黛和兰丸满世界的寻找“他们家先生”,一家人不离不弃的浓情无法化开,失意的古美门、只会看别人哭的古美门是倒在服部叔的臂弯哭泣,重新缓过来的古美门是看到了黛期盼的眼神才张开了双臂等待一个温情的拥抱。他说过,人只是一个人双脚站立而已,一个人生、一个人死、一个人孤独的老去,但其实只是他说给你们毁三观而已吧,他一直知道自己拥有着、放弃过哪些最珍贵的情感,并深深埋藏在心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才不会给我们看。

  他就是这样傲娇着吐槽我们每一个人,然后自己独享那么多幸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姬长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